北广投发展
行业动态 >  互联网巨头接连实现“太空梦”,PE/VC们嗅到什么商机?-11.26
互联网巨头接连实现“太空梦”,PE/VC们嗅到什么商机?-11.26

作为商业化较晚的产业,航天领域正迎来资本春天。


记者发现,近日几家商业航天企业接连完成融资,投资方不乏PE/VC头部机构。


但追溯发现,在商业航天领域,互联网巨头们更为积极。数据显示,从2017年开始,包括阿里、小米、斗鱼、连尚网络(WiFi万能钥匙母公司),甚至还有ofo都曾推出自己的“太空计划”。


而世界富豪们,诸如杰夫·贝佐斯、理查德·布兰森和埃隆·马斯克等亿万富翁都将赌注投入到建立太空领域的商业公司,让人们的想象力扩展到苍穹之外。


数家商业航天公司完成融资


航天领域不再成为融资孤岛。


11月23日,成都国星宇航传来好消息,其完成3.55亿元B轮融资,投资方浮现东方富海,恒健控股(广东省国资委旗下基金)、东莞金控(东莞市国资委投资平台)的身影。


而几天前,基于商业微小卫星的太空试验平台——天仪研究院于11月19日也完成了一笔战略融资,投资方为沄柏资本。 天眼查显示,天仪研究院已完成6轮融资,即从天使轮到C轮,融资金融至少超3亿元。


投资方不乏36氪旗下氪基金、险峰K2VC、君联资本、经纬创投等。而早在2016年天使轮融资中,联想之星、北极光创投、国科嘉和(中国科学院控股)就以数千万人民币押宝。


除了这两笔融资以外,10月13日,卫星核心姿控系统零部件研发商揽月机电也悄悄完成数千万人民币天使轮融资,投资方为澳银资本。这是一家在新西兰奥克兰创立,携手皇家、飞利浦等家族资本设立的美元基金,于2009年进入中国,并与中国风险投资、深圳联合产权交易中心等国有股东合作,启动中国私募股权投资。


天眼查显示,今年以来商业航天领域共完成20笔融资,融资轮次多在A轮或B轮,完成两轮融资的有成都国星宇航和九州云箭(北京)空间科技。其中,九州云箭两轮融资均由中关村相关基金加持。


此外,国电高科、零壹空间、深蓝航天、金硅信息、天兵航天等公司则迎来了股权融资或者战略融资,可以看到,国内商业航天经过6年发展后,正逐渐走入公众视野。


巨头们的“太空梦”


相比商业航天的融资开花,互联网巨头在该领域似乎更有“想法”。


查询发现,2018年10月,阿里巴巴发射了“一站一星”计划中的“一站”——“糖果罐号”迷你无人太空站,划旨在更好地实现“双11”期间线上、线下互动,更长期的目标或为建设全球物联网网络。同年12月,斗鱼冠名的“666星”、华米科技的“华米星”、猫王冠名的卫星都同时发射升空。


此外,作为天使投资人的雷军,顺为资本也投了银河航天,该笔投资发生在2020年11月。值得注意的是,除顺为资本外,经纬创投、中金资本、五源资本、君联资本、源码资本、高瓴创投都投了这家公司。而星际荣耀,千乘探索,深蓝航天等三家国内商业航天公司也被雷军看好,对其进行投资。


在国外,巨头们已经实现了自己的太空计划。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索斯于2021年7月20日晚上,搭载蓝色起源太空公司的“New Shepard”飞行器,进入了太空。


在贝索斯升空的9天前,英国极具传奇色彩的亿万富翁理查德·布兰森抢先一步,乘坐维珍银河太空公司的宇宙飞船VSS Unity,进入了太空。据说,布兰森的梦想是在太空开一家维珍酒店。


至于马斯克,目标更是明确——自主研发火箭,并将远期目标锁定在火星上建立人类定居点。为此,马斯克投入巨资进行猎鹰系列火箭研发。


对此,九天微星联合创始人黄忠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巨头们的“太空梦”首先是源于社会背景。


“热衷航天产业的富豪们,都是看着阿波罗登月、‘星球大战计划’长大的,他们从小埋下了探索太空的梦想种子。 其次是技术进步,航天产业的多年发展,在技术、人才、成本等方面的积累和进步,为富豪们的太空梦想提供了可能。”黄忠说道。


当然,黄忠认为,最重要的是商业航天产业风口效应。贝佐斯、布兰森、马斯克并非单纯的玩票,他们进太空也是在为自己的商业航天公司做推广。“以可回收火箭、卫星互联网为代表的商业航天,正在成为新的风口,尤其是低轨卫星星座,极有可能成为5G之后下一代通信技术的重要基础设施。”


卫星互联网新基建来了?


就国内而言,2020年国家发改委已正式将卫星互联网纳入新基建。


“这是一个明确的信号。 ”黄忠表示。要知道,在20世纪90年代,包括美国铱星、全球星、轨道通信以及比尔·盖茨所投资的Teledesic在内的多家公司,都曾试图建立一个天基网络、销售独立的卫星电话或上网终端,与地面电信运营商竞争用户。


最新消息显示,特斯拉已主推星链手机,主打的就是卫星互联网概念,iPhone正布局低轨卫星通讯。天风证券认为,iPhone 13采用支持卫星通讯的客制化高通X60基带芯片,基于高通与全球星的长期合作关系,苹果与全球星在卫星通讯的合作存在潜在可能性。


权威预测显示,2025年,全球卫星网络接入设备将达2亿台套,市场规模约6000亿美元,预计2021-2035年我国卫星互联网总产值或可达9337.7亿美元。因此,我国低轨宽带卫星成功入网、产业化正在加速前进。


在此背景下,由于卫星互联网具有广覆盖、低时延、宽带化、低成本的特点,可解决现有世界上超 30 亿人无法使用互联网,70% 地理空间未实现互联网覆盖的问题。因此,天风证券认为,卫星互联网可为偏远地区、航海航空及有低时延交易需求者,提供全覆盖及高速服务。作为空间通信基础设施, 卫星互联网的建设也将为后续全球物联网提供条件保障。


深度科技研究院院长张孝荣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则指出:在相关领域中,航天器可以多次重复使用,这项技术发明大大降低了人类进入太空的成本。由此,民用航天器领域开始吸引社会关注。由于技术和成本等原因,载人航天尚在探索,但发射卫星已经开始了商业化。


沪ICP备17051680号-1 北广投发展